不会飞翔的翅膀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1-25

  没有牺牲就没有获得

  要想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同等的代价

  这就是炼金术的等价交换原则

  那时的我们坚信这就是世界的真理……

  记得在一个片头动画的最后,爱德和亚尔站在火车的轨道上凝视远方,夕阳将戈壁染成了橙黄,风呼啦啦的吹起爱德的头发。兄弟俩转身,留下影子让他们在夕阳中被拉得无限长。

  就这样看着他们离开时候的样子,看那两个身影一点一点的在眼前逐渐变得模糊,直到消失了不见。忽然就难受起来,看着那一长串一大一小的脚印,在凹凸不平的大地上向四面八方延伸。那段旅程那么那么远,他们背负着哀伤一路前行,什么时候才可以看见希望?

  同样的感觉,在51集动画结束的时候又再一次占领了心房。只是这次多了点我们的希望。

  如果你要离开,请记得一定要回来。

  那个时候的那个世界

  爱德和亚尔生活的世界,几乎是完完全全不属于我们的。

  在那个乡野间穿梭着老式火车的近世纪欧洲,一个盛行炼金术的国度里,人民和统治军队总是存在着大大小小的摩擦和矛盾。当然这是大人们的世界里关于欲望和争斗的表象。在那个美丽而古朴的利森普尔村,爱德兄弟和妈妈相依为命过着平静幸福的生活。那时侯还是孩子的他们天真快乐无忧无虑的成长,一起学习一点简单的炼金术,炼出一些小东西开心的向妈妈炫耀。

  他们的世界还是单纯而明亮的,还没有被“等价交换”原则中那些黑暗和残酷的事实所玷污。实际上他们一直都是那么纯洁,即使是在后来走上寻找“贤者之石”的旅程的时候,一直以来的那个希望都支持着他们,提醒爱德和亚尔,在真实的残酷中保持清醒。

  一切一直持续了很久,直到母亲的去世。

  天真的孩子不懂离别和死亡,母亲的去世仍然没有能让他们明白自然界中残酷的法则和一切应该遵循规律才能顺利的向前发展的规则。

  只是为了能再一次看见妈妈那温柔的笑容,年幼的他们触碰了禁忌,被夺去了手脚和身体。至此,那些快乐的记忆便成为了回忆。

  从此,爱德和亚尔明白了“要想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同等的代价”的原则。那是这个世界的真理,残酷的真实。所以,他们选择了离开故乡,踏上寻找真实的旅程。

  那一天,是大陆历1910年2月,哥哥爱德十一岁,弟弟亚尔十岁。

  Do not forget 3.oct.10.

  温莉在爱德的国家炼金术师银怀表上发现他刻下的“Do not forget 3.oct.10.”那痕迹深深的印刻在上面,一如爱德和亚尔义无返顾的决心。

  离开故乡的那一天是10月3日,兄弟俩亲手烧掉了居住的房子。火光中渐渐离去的爱德和亚尔,一个是钢制的右臂和左脚,一个是巨大的铠甲身体。那个时候他们也只是孩子而已。可是,从那个时候起,他们就舍弃了孩子的身份。

  成为国家炼金术师以后,爱德和亚尔为了寻找“贤者之石”四处奔波,四年来都不曾停息。其实,他是不敢停息。怀表上的刻字,手脚的疼痛,亚尔的身体……爱德看着这一切,他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坚强,所以他一直都那样嬉皮笑脸的,一直都是那么坚持的撑着那个残缺不全的身体。那忧伤不曾间断,不屈不挠的一直纠缠。不过,爱德他一直在忍耐,因为他知道,比起这些来,亚尔的痛苦才是最深最痛的。自己好歹还有一个身体,而亚尔却只剩下灵魂和那个冰冷的铠甲躯壳融合在一起。或许每一次听见亚尔温柔的声音在那个空荡荡的铠甲里面回荡,爱德就会痛苦。那样是一中折磨,也一直在提醒爱德不要忘记这一天。

  离开的那一天,所有的痛苦和哀伤一并被带走了。爱德兄弟将最温馨的记忆留在故乡中,留在思念他们的人那里。

  温莉说:“因为你们兄弟俩都不哭,我替你们哭。”

  或许温莉才是最应该哭的人。

  青梅竹马的他们几乎是手牵手走过了彼此无忧无虑的童年。温莉绝对还很清晰的记得小时侯的他们,金发金眼的孩子们,总是精力充沛的到处乱跑,一天都是那么开心的笑着,哥哥不喜欢喝牛奶,弟弟总是温柔的劝说哥哥。她一定还记得他们稚嫩的声音和可爱的面容,还有自己第一次被他们的生日礼物吓得哭泣不止的时候,那两个不知该怎么道歉才好的一脸尴尬的孩子……

[1] [2]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