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泪没有欺骗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2-14

  眼泪没有欺骗

  人如果不做出牺牲就什么也得不到,为了得到某些东西就要付出同等的代价;那就是炼金术中的等价交换原则,那时的我们相信那就是世界的真理。

  ----题记

  生活一半真实一半幻想,在哪都不例外。人在真实中觉得累了的时候,便会钻进幻想里,让大脑中的影像一遍一遍地抚平内心深处的伤口。每次对着电脑屏幕时,我总感到彻头彻尾的孤独。显示器一直发亮。它不能说话,不能和我交谈,但我总是把自己想说的话统统塞进去,因为只有它不会拒绝我的倾诉。

  我用电脑看过很多很多故事,这其中的一些让我很感动,我看到有两位少年和他们的母亲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很温馨很温暖;但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不幸过早地发生了,那一切只不过是虚无的回忆,温暖了身体;心,依旧冰冷。

  两个孩子天真的想,只要用炼金术的话,妈妈就可以回来了。于是他们进行了人体炼成----炼金术中被绝对禁止的。炼成失败了,弟弟的身体和哥哥的左腿被带到彼界,自己的母亲不成人形。

  哥哥用自己的右臂换回了弟弟的灵魂,把他固定在盔甲上,自己装上了机械铠。为了夺回自己失去的身体,兄弟俩踏上了寻找“贤者之石”的旅途……

  失去了的东西,真的可以再要回来吗?两兄弟也不知道。但他们总是一直一直不停地前进,希望就像挂在他们额前的红萝卜,不断地诱惑他们。如果有一天红萝卜消失了,他们会不会也像萝塞一样,茫然到不知所措。不知道明天要靠什么活下去。但是哥哥告诉萝塞:“你不是还有完美的双腿吗?”

  路要靠自己走,希望要靠自己去争取,奇迹会在努力之下发生。

  萝塞或许不明白,因为她总是生活在别人赐予的幸福中。但是两兄弟不同,除了彼此,他们一无所有;家,已成过去。

  独自醒来 独自离开 独自在黑暗里 回忆独自盛开

  这其实是一个悲剧,即使被温暖的油彩大片大片的遮盖,撕开红色的长袍,里面是冰冷的铠甲。你金黄眸子里隐藏的悲伤我读得懂;这又有谁不懂,懂了,又怎愿意说出。只希望这只是一个悲哀的开始,不是结束。不因为太过靠近太阳而燃尽自己。

  如果一切可以如果 我愿把你忘记 从此独自上路 从此独自悲伤 再不需要谁疼爱 再也不为谁等待

  听着弟弟从厚重盔甲里发出带有回声的声音,心想其实他比哥哥幸福。总是天真得过了头,总是把一切看得太善良,总是无顾及地相信别人,总是直愣愣地说出自己的想法;总是听到他发出与那厚重可憎的盔甲毫不相称的清脆童声。让人觉得好难过,好难过。只是一个孩子,却背负着许多人一辈子也未能承受的痛与重。他也悲伤,他也难过;但这一切情感都被厚重的盔甲凝固;无处发泄。总是不断的想着哥哥,总是替哥哥诉说。哥哥总是不善于表达自己,弟弟总是替哥哥解释。弟弟想哥哥总是需要别人陪伴、照顾的。我想弟弟是对的。其实有时弟弟比哥哥更成熟,更坚强。

  外表越是坚强的人,他的内心就越脆弱。正因为如此,他们必须不断不断的伪装;用坚强的外表来隐藏脆弱

  在那个成为国家炼金术师的夜晚。雨很大,哥哥站在合成兽血肉模糊的尸体前,不断的击掌,击掌;却无法炼成。掌声透过雨幕,寂寞无助。心已经太碎太碎,无法承受任何一个亲人朋友的离去。可面对这一切,看着记忆中妮娜甜美的笑脸;自己只是孤立无援。哽咽声声,顺着少年脸颊流下的,是泪?是雨?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只想保护我的朋友。”

  人总是喜欢在雨中哭,因为分不出雨水和泪水;但眼圈总是红的。眼泪没有欺骗。

  为什么哥哥可以用一只手臂换回弟弟的灵魂,但他们却无力换得母亲的生命。我一直在想,这是不符合等价交换的。但后来我明白了,因为哥哥说了,那是因为这世界上没有和他母亲的灵魂作交换的东西。没有。在兄弟俩眼中,母亲是无可替换的。无法交换;无法炼成。

  成为国家炼金术师的那一年。兄,爱德华*艾尔利克十二岁。弟,阿尔冯斯*艾尔利克十一岁。

  钢之炼金术师的故事还在继续,兄弟俩的旅程依旧漫长……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